来自 财经 2021-04-02 16:52 的文章

富士康抢食汽车蛋糕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对外表示,该公司希望在2025年到2027年间占据全球电动汽车市场10%的份额,并正与多个汽车制造商商谈未来合作事项。

如果特斯拉是汽车行业的iPhone,那么谁会成为这个行业的安卓呢?

富士康似乎想成为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10月16日举办的“鸿海科技日”活动上,一直以来以代工iPhone而闻名的富士康,对外发表名为MIH的EV软硬件开放平台与关键零组件等相关技术,宣告集团正式进军电动车领域。此外,该公司还宣布将于2024年推出固态电池。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对外表示,该公司希望在2025年到2027年间占据全球电动汽车市场10%的份额,并正与多个汽车制造商商谈未来合作事项。

苹果制造商打造EV版安卓

需要指出的是,在富士康的计划中,未来不会生产整车,也不会打造自身的电动汽车品牌。

这一点与特斯拉是完全不同的。

特斯拉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EV界的苹果,两家公司均采用了封闭系统,支持者会和果粉一样去购买最新产品并等待软件更新。更重要的是,想要进军电动汽车领域的汽车制造商,往往像当年只会复制iPhone的手机制造商一样,去复制特斯拉的Model S。

电动汽车行业迫切需要一个自己的“安卓”平台。

曾为苹果开发了多款核心软件的富士康现任技术负责人魏国章,在科技日现场介绍MIH新平台时表示,新项目未来将通过“软件定义”持续为汽车更新升级,在“软硬分层”的构架下,开发周期被缩短,效率得以提高,“开放生态”又降低了进入门槛,让更多伙伴可加入电动车产业的开发和创新探索。

五年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调侃富士康,认为它无法像代工手机或智能手表一样,去代工生产电动汽车。

而现在,富士康希望通过向开发者和其他汽车制造商开放MIH平台,打造EV版安卓。

此外,富士康计划提供的模块化平台,仍具有明显的代工元素。车企可以在其MIH平台上,选择不同的底盘设计,根据需求定制轴距、动力、电池等参数,并交由富士康代工生产。

富士康表示,这一开放平台将实现从固态电池到数据处理工具等范围的重要软硬件设计,有助于减少汽车制造所需的时间和资金。

布局汽车由来已久

实际上,近年来,富士康一直在汽车相关领域积极布局,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也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纯电动汽车将是今后发展的重点业务。

从上面的表格中可以看出富士康的汽车布局逻辑。

富士康最初以跨界尝鲜的方式来切入造车,其母公司鸿海集团斥资3.7亿元收购了台湾安泰电业100%股权,借力汽车电子,正式进入汽车行业。安泰是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主要从事电瓶线、影音传输线等汽车线束,以及倒车雷达、电动座椅记忆控制器等车用电子产品制造。这与富士康原本的电子代工业务,存在着很多的相似点。

2013年,富士康又搭上了刚刚出圈的特斯拉,获得Model S车内面板的订单,以及超过100个零部件的生产资格。也是在这同一年,富士康也开始涉及汽车电动机械、中央控制安全、汽车电子等系统,并打入了奔驰、宝马等车企供应链。

2015年,富士康联手腾讯、和谐汽车打造了和谐富腾,这是新造车公司拜腾和爱驰的前身,也是富士康首次触水整车项目。按照当时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规划,三家公司以3:3:4的比例共同出资10亿元人民币,此外,富士康负责电动汽车的设计与生产制造,和谐汽车负责汽车项目的营销和服务网络搭建,腾讯负责车联网系统和技术平台供应商。

不过,无论是拜腾还是爱驰,都发展的不尽如人意,而富士康也早早地从中撤出,及时止损。

显然,这时的造车新势力还没有成熟。时间进入到2016年,汽车行业开始发生新的变化,共享出行、电池产业以及新能源纷纷冒头。这一次,富士康采取了稳妥不冒进的做法,并没有亲自下场参与混战,而是出钱投资。

2016年,富士康向滴滴出行投资了8亿元,进军出行市场;2017年,富士康向中国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投资了1.45亿美元;2018年,富士康旗下的鸿海精密又通过子公司向小鹏汽车的B轮融资注资了3亿元人民币。

然而,这一次的投资战略,仍然没有达到富士康的理想目标。2019年,小鹏汽车海外结构重组,经多方协商讨论并由会计师审核,决定由关联方IDG接收富士康股权以配合小鹏重组,根据官方的说法,富士康退出小鹏股权是为了避免影响后者重组的时间表和确定性。

时间快进到2020年,在经历了跨界尝鲜和投资战略之后,富士康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