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 2020-03-24 17:22 的文章

台湾古修建学家在晋“穿墙透壁”展中国古建之美

  太原5月20日电(记者王学涛、陈昊佺)八边中一面墙被剖开的应县木塔、上下分层掀盖的紫禁城三大殿、纵剖的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在台湾古修建学家李乾朗的画笔下,中国古修建巨大而美妙的内部布局尽收眼底。

  5月18日至8月19日,李乾朗古修建手绘作品在山西博物院展出。该展览分为“话画古修建”“帝王的国家”“众生的寓所”“神灵的殿堂”4个单位,通过20种修建范例、近百幅别具特色的古修建手绘艺术作品,剖解泛起中国古修建之美。

  本年69岁的李乾朗来自台湾新北市,结业于中国文化大学修建及都会设计系,曾任教于淡江大学、文化大学、辅仁大学、华夏大学、台北大学等高校,教学中国修建史、奇迹维护等课程。2005年起,他实验手绘古修建的透视息争剖图。

  “为什么我要画古修建,而不消相机照呢?”李乾朗说,人们不到1秒钟就能拍一张照片,大量照片拍完后都视而不见。于是他把相机收起来,开始靠眼睛看,画古修建可以让他看到更多有意义的对象,尤其透视息争剖图可以充实表示古修建所凝结的昔人伶俐。

  李乾朗还以不少中外名画为例,表达中国与西洋修建画的差别。西方画师重视几许学道理,使修建在纸上泛起出立体感;而中国古画家常将远景画在高处,或以长卷构图,将辽阔的景致以多视点要领揭示出来。

  “在古代,中国人画古修建是不画光泽的,认为是永恒的。中国著名修建学家梁思成留学返国后,1932年绘制的蓟县独乐寺观音阁的测画图,第一次以西洋画法来表示中国古修建。”李乾朗说。

  位于中国北部的山西省,是今朝中国古修建遗存最多的省份,有“中国古代修建博物馆”的美誉。

  李乾朗说,他1992年首次到访山西,厥后又有数次时机参访了更多的山西古修建,因此,在本次展出的图绘中以山西古修建的数量居冠。

  对此,山西博物院院长张元成说,李乾朗传授像外科大夫一样,在他的笔下古代匠师高深的工艺技能“流露无遗”,给观者一种穿墙透壁的体验。他但愿以此为契机,不绝扩大海峡两岸学术分享,敦促海峡两岸的学术交换,促进中汉文化的流传和传承。

  “古修建是立体的史书,从选址到营建,无不深受儒、释、道三家哲学思想的交互影响,承载着传统文化的精华。”李乾朗说,假如将一座中国古修建,以简明的透视图表示,且须要时将屋顶掀起或打开墙壁,那这项事情将具有学术常识流传与教诲普及的意义。

  今朝,有关中国修建的研究创作图绘,李乾朗已经完成一百幅阁下。他但愿更多人参加到中国文化遗产图绘的研究与创作中,这样可以让更多人领略一座古建历经岁月沧桑、逃过天灾人祸保存至今的不易,人们也就会越发珍爱我们的文化遗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