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4-06 21:43 的文章

假借童星招募实施网上猥亵 检察官建议堵住监管漏洞

  堵住监管漏洞防范童星招募骗局
  假借童星招募实施网上猥亵检察官建议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 本报通讯员 俞文杰

  在网上发布童星招募信息,冒充影视集团高管,以检查身体敏感度等为幌子,诱骗女童拍摄各种淫秽视频照片……  

  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王建亭、邹哲猥亵儿童案,还原了以童星招募为幌子“隔空”猥亵女童的黑色链条。

  办案检察官对《法制日报》记者称,净化未成年人网络空间依然任重道远,亟须通过监管协作、联合宣教、营造良好家风等方式,防范童星招募骗局,并加大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

  假冒身份自称星探

  黑手伸向各地女童

  2019年7月,苏州市吴江区公安机关先后赴湖南、山东抓获犯罪嫌疑人王建亭和邹哲。两名犯罪嫌疑人中,一名是小学数学老师,另一名曾在地方报社工作。涉案被害人达17名,遍布全国各地多个省份。

  2019年12月,经吴江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吴江区法院以犯猥亵儿童罪分别判处王建亭和邹哲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一审判决后,一名被告人上诉后又撤诉。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9年5月至7月,两人为满足性刺激,分别通过聊天软件添加10岁至14岁女童为好友,冒充某影视公司副总经理和经纪人,后以招募童星需要面试、检查身体敏感度和模仿能力等为由,诱骗被害人裸露身体,以拍摄、传送淫秽视频照片等方式实施猥亵。

  “在涉及童星招募的空间、群中寻找合适目标,利用被害女童急于成名、心智不成熟等特点,引诱她们拍摄不雅视频照片”是两人的主要作案手段。

  办案检察官李冬梅称,两人犯罪套路相似,首先假冒身份自称“星探”或经纪人,以推荐拍电影、当明星为幌子,要求女童提供个人基本信息、生活照片、自我介绍的语音等;随后,当有女童信以为真后,就开始进行所谓的“面试”,并以看身材和发育审核为由要求她们拍摄裸照;等待几天后,如果女童仍未发觉异常,再以考验演技、安排任务为由要求她们拍摄各种淫秽动作照片和视频。

  而被害女童由于担心被曝光,不会主动告诉老师和家长。案发后,公安机关从两人的作案电脑、手机中提取了相关聊天记录、音视频和照片近万条/张,但有很大一部分因没有正脸而无法识别被害人,不少聊天记录也因删除无法恢复。

  为了逃避侦查,两人特意选择女性头像,起“婷儿”等女性化名字。在以面试为由进行视频聊天的过程中,为了不让被害女童发现真实身份,王建亭选择晚上在车里视频,邹哲则是在视频接通后将摄像头关闭,全程用文字交流。

  缺乏自我保护能力

  心理创伤难以愈合

  在两起案件中,王建亭长期在QQ群里发布诸如“暑假新剧缺演员,有想法的加我,本公司还缺歌手、舞蹈演员、主持人、模特、网红等,薪酬优厚,群里信息不回”等广告。

  邹哲为便于得手,则是从“同行”的QQ空间里添加被害人,还曾在网络上购买女童淫秽视频。

  值得注意的是,当被害女童向两人传输个人信息,以及发送不雅照片视频时,相关网络运营者在事中和事后均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

  当发现上当后,受害女童无一例外选择沉默,仅以删除对方QQ号了事。“我当时挺相信他的,觉得是在训练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被骗。”“让我成为童星的话太吸引我了,我想得到这次机会。”多名女童对之前所谓的“自信训练”“毅力训练”均未起疑。在得知对方是骗子后,她们都很惊讶。

  有的女童说,这对自己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了。也有的女童说,不知道怎么面对家人,害怕被别人知道,现在都不敢说话了。

  “这些被害人大多处于青春期,这一群体的孩子比较特殊,虽自认为成熟,但实际上仍缺乏足够的分辨力和自我保护能力。最近曝光的韩国N号房间事件,主要受害群体也大多处于这个年龄段。”李冬梅说。

  “女童大多很单纯,容易控制。”邹哲供述称,如果有人犹豫,只要采用“为了梦想,要勇敢”“马上可以拿到名额”等话术,她们基本上就会很配合。邹哲还不时亮出了“裸检许可证”。

  据了解,案发后,有的犯罪事实因仅有被害人陈述,缺乏其他证据印证等原因,导致部分犯罪事实无法认定,犯罪嫌疑人未能受到法律的严惩。

  全面堵住监管漏洞

  守护儿童上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