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1-03-25 09:15 的文章

时隔百年两个甲子 西方国家所谓黄祸论仍阴魂不散

此时而今,在21世纪第一个辛丑年的开始,中国与美国在阿拉斯加开始了一场高层计谋对话。

一开场,美方国务卿布林肯便在媒体镜头前颁发了一番布满陈词滥调的狠话,八面威风地指责中国在“香港、新疆和台湾”的“行动”,“威胁了维持全球不变的现有国际秩序”。作为回应,中共中央外事事情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明晰暗示,“世界上绝大部门国度并不认可美国的代价就是国际代价,不认可美国说的就是国际舆论,不认可少数国度拟定的法则就是国际法则。”同时,回应中还清楚表白,美国这种在海内国际民众媒体上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无端指责,塑造中国威胁论的行径,本质上是“向世界转嫁抵牾、转移视线”,以掩盖自身社会抵牾,以及历任美国当局用对外战争胁迫国际社会、维护自身霸权的事实。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事情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中美高层计谋对话上回手美方讲话 截图来自视频

就在中美高层对话的同时,美国国会针对亚特兰大枪杀亚裔的恶性种族主义恼恨事件进行了听证会。会上,得州共和党议员奇浦·罗伊(Chip Roy)则还是试图贩卖中国威胁论,继承抛出一系列中国“窃取常识产权”“加强兵力扰乱太平洋”“掩盖病毒真相”等“罪行”,为本身的种族主义反华论调,披上一层维护美国全球好处、掩护全球秩序的幌子。

我们也能在西欧媒体精英,甚至是不少亚裔媒体精英的言论中找到险些同样的论调。3月16日,曾供职于英国《卫报》、美国《华盛顿邮报》、《政客》、《交际政策》等重要媒体的美籍华裔记者梅丽莎·陈(Melissa Chan, 中文名陈嘉韵)便在推特上暗示,不忘申饬各人,要谴责种族主义,是更要防备中国借机举办“政治宣传”。

可见,这种“反共不反华”“反中国不反中国人”的话术险些就在反复被某邪教组织唱烂了的“爱国不爱党”论调,试图用暗斗式的意识形态二元对立,掩盖一个帝国主义的种族主义焦点。将丑恶的白人至上主义,以及对白人至上主义的病态跟随,包裹在“反共”与“追求民主自由”的旧旌旗之下。

内地时间3月19日上午,拜登搭乘“空军一号”前往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出席内地亚裔社区勾当。不外,他在登机时呈现意外,约莫3秒钟时间内多次跌倒。

实际上,在已往五年里,英美舆论场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黄祸论”。它险些完全反复了19世纪末的黄祸论,一方面塑造中国非人性的残酷形象,另一方面将中国描写为西方“糊口方法”的最大威胁。前者主要通过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展开,后者则环绕台湾、南海、香港、新冠疫情以及信息科技等方面做文章。本质上,这种新“黄祸论”无论在媒体操纵手段、政治目标照旧话语形式等方面,都同已往一个多世纪重复呈现的黄祸论并无两样。

这种由媒体与政客配合敦促的“黄祸论”,在英美社会内部形成了强大的反华情绪。这各种族主义情绪导了中国人以及中国外洋企业有大概蒙受庞大的人身与工业伤害,也令在英美国度糊口的亚裔人群饱受其害。同时,在“中国威胁论”这个意识形态幌子下,“黄祸论”险些成为本日英美世界的一种被容许的种族主义。

在反共意识形态与中国威胁论包裹下的“黄祸论”种族主义在英美社会的伸张,恰恰凸显出本日英美政治与社会内部的庞大抵牾和空虚。不绝制造出的各类议题,是当今议会民主制度体制下,各类政治气力频频用来谋取部分政治资源的重要手段。它与西欧海内政治与经济好处团体密切接洽,在公共媒体上制造告急空气,目标是但愿通过塑造配合的仇人,以转移社会公众留意力、缓解社会抵牾压力。正如沃尔特·李普曼在1922年《民众舆论》一书中说的那样,“呈现了一个争端,政治就会引人注目。”

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西方民众舆论是一个多部分构成的巨大体系,其本质上是一种经心伪装的宣传举动;其手段,主要来自公关、告白行业履历;其理论基本,源自20世纪初的泰勒主义与节制论思想。这种理念相信,流传、信息、意识,是可控的,每小我私家对世界的认知、对特定事务与概念的认识,都可以被机器地制造。

“黄祸论”是西欧国度,出格是英美两国对信息兵器化应用的汗青,其世界观基本是二元论。在其媒体话语中,表示为这样的心里体现:真相的劈面永远是谎话,真相代表着道德,而相应地谎话代表虚伪。与这种二元道德观相共同的是二元世界秩序观。在二元论基本上,一整套的世界观得以确立。在这里,自由反抗压迫;谎话是压迫者的语言,拥抱真实的人则是自由的。世界被非黑即白地一分为二:西方反抗东方,民主反抗专制,善反抗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