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21-03-31 09:14 的文章

学马列毛选却成反华急先锋 这名德国议员被中方制裁

22日晚间,中海交际部公布,抉择对欧方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洽处、恶意流传谎话和虚假信息的10名流员和4个实体实施制裁,以对欧盟以涉疆事务为由对中方小我私家和实体施加制裁举办反制。在交际部发布的制裁名单上,排在首位的是欧洲议集会会议员彼蒂科菲尔,他最近曾多次无端进攻中国的新疆政策,并以此为由鞭策对中国官员的制裁和阻挠中欧全面投资协定。

彼蒂科菲尔到底何许人也?曾和他有过多次果真辩说经验的“老敌手”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或者最有讲话权。“彼蒂科菲尔已彻底沦为一个反华急先锋”,22日,他对《举世时报》记者暗示,“中国早就该制裁他了!此刻才制裁,我以为已经很是禁止。”

2018年,王义桅曾担当邀在德国汉堡的科尔伯基金会与身为欧洲议会对华干系代表团第一副团长的彼蒂科菲尔展开过一场果真辩说。其时,身为“正方”的彼蒂科菲尔给身为反方的王义桅留下的最大印象就是“狂妄与成见”。

彼蒂科菲尔 资料图

这名中国粹者汇报《举世时报》记者,彼蒂科菲尔原本是一个德国左派,最早学马列主义身世,自称读过《毛泽东选集》,并常常引用毛主席语录“教诲”中国人。但实际上,他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一知半解、断章取义,厥后,更是被美国和北约操作,成为了反华急先锋。

“在那次辩说上,彼蒂科菲尔上来就大谈,‘中国此刻对欧洲分而治之’‘中国必需僵持一个欧洲政策’等论调。我连忙就反问,‘一个欧洲是哪个欧洲?德国的欧洲吗?中东欧国度想要和中国搞17+1相助,你们此刻却想拦着不让,莫非他们不是主权国度?你们为什么要强迫他们?是不是还想让欧洲继承是德国的欧洲?’厥后气得他第二天还在发推特说这件事。”王义桅称。

他回想称,“中国强迫欧洲在华企业转让常识产权”“中国窃取技能”是彼蒂科菲尔经常提及的另一个论调。在那场辩说中,彼蒂科菲尔又拿这个说事,王义桅直接回应到,中国和德国企业其时都是凭据市场原则签订的“市场换技能”协议,中国开放市场让德国汽车进入,德国把一些过期的技能转让给中国,并且也没有完全转让,这些都是有契约的,是德国企业愿意的,“到底谁在违反契约精力?”更况且此刻中国的技能进步也并非是从德国盗窃而来。

让王义桅印象最深刻的,照旧在辩说进程中,有一位德国观众都看不下去彼蒂科菲尔对中国的狂妄与成见了,他溘然站起来高声说道,“中国人在修万里长城时,德国人还在窟窿里,你有什么资格教导中国人?”“这让我很是意外”,他对记者回想道。

而让这名中国粹者最感应的是,由于彼蒂科菲尔进修马列主义身世,最早中国对他很是友好,还曾多次邀请他来中国实地会见,但他本身厥后却沉溺为一个“意识形态狂”,宁肯甘心充当起西欧反华的旗手。

“这些年,他在许多工作上死死咬住中国,险些成为一个逢华必反的人:2019年,他在欧洲议会接见黄之锋;前段时间,又在欧洲议会内各类炒作阻挡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置欧盟自身好处于掉臂。”王义桅22日晚间看到彼蒂科菲尔位列中方制裁名单首位时不由自主地叹息,“我以为中国对他的制裁太晚了!早就该制裁了!”

王义桅暗示,中方的制裁并非“没有牙齿的老虎”,打的是彼蒂科菲尔这些政客背后的好处链条,“更多针对的是金主”。一旦被制裁,许多党派和企业城市遏制与他们的相助,甚至把他们丢弃。王义桅暗示,这也是中方一个“杀鸡儆猴”的流动,意在提醒其他西欧反华政客,制裁这种“大国游戏”不只西欧会玩,中国也会玩,倘若他们再进一步损害中国好处,中国也会绝不踌躇地加长这份清单。

本报记者 白云怡 曹思琦